當前位置: 主頁 > 經典散文 > 正文

瞬間永恒

2014-07-11 16:47來源:互聯網 點擊:
野蠻公主逍遙王,綿陽在線5imianyang,馮嬰翹陳歐合照,tianxiangaoqing,魔獸改建精靈4.45,天堂的影院,uniuai,荊棘花園txt新浪,bdaremote,畫墨消方塊

  無論什么時候,只要我沉默著,雙手就會莫明地隱隱發熱,掌心的粉色在空氣中蠢蠢欲動。時光一點點地從我被風吹散的發間飄逝,無能為力地接受生命一點點衰老只能讓我感到恐慌不安。我渴望思緒清晰,平心靜氣地寫字,只有思想與時光共同行走的時候,生命的草原才會少些荒蕪,多些希望。

  一天二十四個小時,有近二十三個小時是在沉默著。沉默的質量日益厚重,恐慌的廣度也瘋了似地擴張著。我呆呆抓著鍵盤,翹起來的腿時常壓麻了下面的另一只腿。

 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兩個多月時間,我的頭發變得比以前稀少許多,眼睛也有了黑眼圈。有一天,我在種滿槐樹的街上拖著臃懶的身體步行。已近傍晚的林蔭道很涼快,赤裸在裙下的雙腿有些冰冷。地上飄滿黃色的小槐花。

  一瓣一瓣,散落得到處都是,直直地沿著街角鋪到我看不見的路的盡頭。執著而凄涼,蕭瑟而華美。宛如一場隆重的盛宴。風來,花葉互擁,親吻。風靜,花葉兩分離。我踩著黃色的小花瓣,想起那首博客里看到的詩句:

  所有的都在瞬間開放,

  我們的心每時都在變化

  它總在尋找新事物

  恰好在那一刻

  打開了

  看見了

  那恐怕就叫永遠

  這嫩黃色鋪就的回憶之路。已步入其中,想抽身離去已是不能。那生命中曾有過的一個個片段,破碎著,殘留在心底做了深深的埋藏。如果有可能,我愿意坦然地說,我擁有很多永恒的瞬間。是的,永恒的瞬間。

  很久以前就開始想,那么多人渴望著永恒?捎篮愕降资鞘裁。是否擁有了永恒,愛得以升華,生命就可以超脫宇宙的深度,成為永久的完美。我曾見過,有人搓揉著潔白的手指,仰望天空,在安靜的時光里,期盼著永恒的到來。還有一對戀人,在過去的某個時間,某個角落里相擁,男孩對女孩說,總有一天我會給你永恒的幸福。

  我沒有忘記,他說的是總有一天?蓾u漸的,我發現或許,永恒并不代表時光的延續。不能說我們所不能抵達的時光那頭藏著我們渴望著的永恒,因為無法抵達,那里一無所有。我寧愿相信,永恒,只存在于過去的某一瞬間。

  那只是一剎那,只是生命中因感動而短暫停頓的一瞬間,然而它悄悄離去,一切恢復往常,或許被你忽視,或許被你發現并珍視。然而我想,永恒其實也許就是這樣簡單,它之所以成為永恒,只因為那些瞬間,在記憶中閃爍著永久的光芒。

  漫無目的的行程,這一生要走許多次。每一次,刺骨的孤獨難免讓人落魄,甚至對生命感到絕望。沒有那么多的美麗可以在需要時到來,邂逅的心動總是姍姍來遲。于是,我在擁擠的公交車廂,在水洼遍步的巷子里,在23層高樓的窗口,在靜夜的硬板床上,用這些短暫閃耀著的光芒溫暖自己。

  那一年,我很小。家里要來很多客人,小姨把我帶出家在附近溜達。那是一個落雪的日子,記憶很稀薄,我只記得,我們在路上看到一株梅花,滿枝肥嫩的梅花開在雪白的世界里。小姨給我摘下一枝,我愛不釋手。

  大西北的小孩,童年里印象最深的色彩,是土地的蒼黃。一朵梅花,讓我的童年略顯生動。我拿著美麗的花,看著小姨微笑的眼睛笑得好開心。就這樣,記憶突然定格在這一瞬間。沒有了之前,也沒有了之后。

  只是那樣一幅畫。多少年的反復回想,都沒有使它退卻昔日色彩。后來,長大了一些,又去找那棵梅花樹,卻再沒有找到。和小姨的關系也因為我年齡的增長和性格的日益沉悶內向,逐年疏遠了。

  一直想去看海;蛟S那份奔騰不息的執著能給我至深的感動和激勵,而月下滄海的那種肅穆與沉靜,又或許能撫平內心久久不肯妥協的孤獨的傷。那是一個夜晚,我們在一座護城河的橋上散步。走累了就停下來,扶住冰涼的石欄桿俯身看橋下的水。

  不過十米的寬度,比直地橫向遠處被夜色消融了的黑暗中。這靜止的,不做流動的水,安靜地匯聚在一起,因暮色深沉而顯出幾分肅穆與廣闊來。涼風習習,裙子拍打著雙腿的感覺很微妙。他看著水面笑著說:“怎么樣,大海夠美麗的吧?”

  我會意地點頭說很美。水面上,有很多蜻蜓,有些在暮色中飛過我們的頭頂,往我們不曾有力氣去關心的遠處去,有些在水面上旋轉著飛翔,不知疲倦。這是很平常的夜晚,只因這一潭在夜色中格外沉默和幽深的水,讓記憶有了份量。這樣沉重的份量里,我突然找到一些永恒的東西。我看見自己少年時呆傻的背影,在幽幽的水面踽踽行走著,朝向消融了黑暗的入口……

  一個人的時候,面對著白色的冰冷的墻,記憶如狂潮涌來。中學時的實驗室里,無意碰到的化學老師干凈的手指;公交車上看到過的窗外另人莫名心動的陌生的臉在視線里一閃而過;一根在公園里班駁的絳色石柱上繪著的陳舊了的歷史;曾在最寂寞的夜晚撫摸過最孤獨的手指……

  有些過往重新想起,已無半點感觸,有如隔岸觀火的冷漠。曾遇到過的人,曾做過的事和看過的風景,似乎都與自己無關了。唯一能夠證明時光沒有白白流逝,生命沒有虛無存在的,只是這些閃光的瞬間。就像一位疲憊的母親,時常要在孩子甜美的呼喚聲中,才能證明自己的真實存在。

  我想,這些光芒,只來自個人內心的渴望。

  遇到過的某一瞬間,合乎了自己畢生都在追求的一種完美,記憶便短暫停頓,把這段時光寫進生命里。我以為這就是永恒了。一個人的永恒。與真理無關,與世界無關。

  不知是從什么時候,我變的很冷靜。因為突然懂得了,有一些完美,這一生都難以成全。有一些關于生命的華麗解說,只是空談。曾活過的十九個年頭,有十八年屬于低調和癡傻。很多夢無法停止,卻注定越做越傷神,越做越無法接受現實。

  不知是什么時候,是天空的某一片云,或是地上的某一片石板,某一片落葉,更或者是某一陣涼爽的大風,讓我醒過來,清楚地看到自己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。已不再奢望什么。只是每天抱著回憶,坐在往事的江邊,把臉埋進垂柳葉片里,尋找一些完美,讓自己安慰。不要永遠,不想久遠的故事,只要一個瞬間,閃耀光芒。

  我守著一個人的永恒生活,在未知的瞬間里突然呆滯。因為知道什么都會沒有,什么都會消失。一切正如那首詩:

  短暫的春天

  喚醒沉睡的我

  你稍縱即逝

  天空沒有飛翔的痕跡

  我知道

  從我心中什么地方滑過

  輕如蝴蝶

  那是微妙的感動

  嗷

  不必介意

  兩只鳥在空中凝視片刻

  又煽動翅膀各自飛走了

 。ㄔ瓌撟髡撸号f石墜)

  作者夕陽下的單車的文集

編輯:admin 作者:admin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廣信息
淘宝快3追和值12 澳洲快乐8官网 江西快三开奖查询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靠 东京快乐8是真的吗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2019.8.16 浙江快乐彩11选5 九鼎娱乐电玩城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第100期 白小姐精选三肖三码 新股第一天涨幅多少